<xmp id="oeoao">
<optgroup id="oeoao"><code id="oeoao"></code></optgroup><dd id="oeoao"></dd>
  • <xmp id="oeoao"><nav id="oeoao"></nav>

    當前位置:首頁 > 外匯市場 > 匯市分析

    人民幣對美元三月間貶值超7% 壓力釋放央行退出常態干預

    • 2018年08月02日 08:17
    • 收藏:

    8月1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調貶128個基點,報6.8293,為去年5月31日以來最低,3個月以來人民幣對美元累跌近7.2%。

    中國資金管理網8月2日綜合報道,從“6.7”關口,到“6.8”關口,過去數月人民幣發生階段性貶值,這不禁讓人聯想到兩年前,“8·11匯改”后人民幣大幅貶值。彼時,也就是2016年底,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距破“7”、外匯儲備離破3萬億美元僅一步之遙,市場上掀起了保匯率還是保儲備之爭。

    不過事后,“海嘯”終于“退潮”,人民幣匯率不僅沒有破“7”反而升值 6% 以上,外匯儲備也止跌回升,跨境資本流動沖擊風險得到了有效抑制。

    “本輪人民幣匯率貶值與‘8·11匯改’后的人民幣匯率貶值有很大差異?!敝袊鹑谒氖苏搲呒壯芯繂T、國家外匯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原司長管濤8月1日在接受第一財經專訪時表示。

    “彼時國內面臨較大的經濟下行壓力,經歷了金融市場震蕩疊加美聯儲加息、美元走強動力強勁,歐洲出現系列黑天鵝事件,避險情緒上升,疊加影響下人民幣大跌?!彼J為,這一輪人民幣貶值的背景大相徑庭,外匯儲備和市場預期都比較穩定,而央行也退出了常態干預。

    業內人士指出,這一輪人民幣貶值充分消化了中國宏觀經濟、外部貿易摩擦及方方面面可能面對的壓力,市場預期已經充分反映在人民幣貶值的價格波動中。

    人民幣貶值壓力充分釋放

    8月1日,連續承壓的人民幣走出先揚后抑的行情。早盤在岸人民幣對美元收復6.80關口,刷新日高至6.7880,一度拉升超300點;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快速拉升200點,刷新日高至6.8046。

    截至當日16:30,在岸人民幣對美元官方收盤價報6.7948,較上日官方收盤價漲307點,較上日夜盤收盤漲207點。

    據第一財經記者統計,這輪快速下跌始于今年二季度中期,近三個月的跌幅高達7%,年初至今人民幣對美元跌幅近4.6%。

    其實,相比起新興市場貨幣,人民幣年初至今的跌幅并不值得驚訝,只是人民幣此輪貶值的開始時間晚于其他貨幣。根據記者統計,年初至今(截至7月30日18:00),在新興市場貨幣中,阿根廷比索跌幅居首,跌幅高達31.854%,土耳其里拉排名第二,跌幅高達22.205%,巴西雷亞爾跌幅也高達10.75%。此后則依次為俄羅斯盧布(-10.75%)、印度盧比(-6.951%)、菲律賓比索(-6.285%)、匈牙利福林(-6.192%)、南非蘭特(-6.118%)、印尼盧比(-5.955%)、韓元(-4.725%)。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投資研究室主任張明表示,這輪人民幣貶值主要受到基本面因素的驅動。第一,今年以來,中國經濟相對于美國經濟的增速轉弱,美國經濟最近兩個季度依然高位運行;第二,中美貨幣政策方向相反,今年6月美聯儲第二次加息,而中國方面,4、5、6月連續三次放松貨幣政策;第三,全球地緣政治動蕩和經貿沖突的加劇都有利于避險貨幣美元走強,今年5、6月,美元對全球新興市場國家的貨幣都有明顯的升值。

    這輪貶值后,人民幣也基本釋放了前期積累的貶值壓力?!敖衲?~6月美元指數強勢升值,短短4個多月升幅高達7%,但在那過程中,人民幣大部分時間也跟隨美元升值,CFETS指數最高升至近98的水平,其實這過于強勢,因為過去兩三年,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保持相對穩健,所以早前人民幣的走升有點偏離了過去分析匯率的框架?!蹦Ω康だ袊紫洕鷮W家邢自強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多位交易員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人民幣匯率在真正意義上已經變得更加市場化,這也表現為美元/人民幣短期、歷史波動率已逐步接近成熟市場貨幣,機構預計人民幣未來雙向波動將進一步擴大。

    與“8·11匯改”大相徑庭

    值得注意的是,本輪人民幣匯率貶值與“8·11匯改”后的人民幣匯率貶值幅度雖然類似,但背后的道理卻大相徑庭。

    管濤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彼時國內面臨較大的經濟下行壓力,經歷了金融市場震蕩疊加美聯儲加息、美元動力強勁,歐洲出現系列黑天鵝事件,避險情緒上升,疊加影響下人民幣匯率大跌。此外,2015年以前人民幣長期單邊升值,大家對人民幣雙向波動在思想上準備不足,對市場心理沖擊較大。

    到 2016 年底,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距破“7”、外匯儲備離破3萬億美元僅一步之遙。但是“海嘯”終于退潮,人民幣匯率不僅沒有破“7”反而升值 6% 以上,外匯儲備也止跌回升,跨資本流動沖擊風險得到了有效抑制。

    管濤指出,首先,國內經濟情況對比2015年明顯改善,經濟在筑底階段,上半年經濟保持了6.8%增速。按照IMF最新預測,即便考慮了中美貿易沖突因素,中國經濟全年增速可望在6.6%;其次,從2016年開始,國家防范化解金融風險,金融風險得到釋放,長期的金融穩定性增強;此外,美元經歷了2014年下半年以來的快速上漲,2017年有所回調,今年二季度出現反彈,目前市場對于美元未來走勢分歧很大,既有看多亦有看空。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市場經歷了2015年、2016年人民幣單邊下跌,匯率止跌企穩后,市場對于匯率雙向波動,在心理上準備經驗更加豐富,適應性提高。

    管濤指出,最近一段時間無論是隔日的匯率波動還是日間匯率波動,都明顯加大,呈現明顯雙向波動的趨勢。只要市場不是單邊的預期,從中國歷史數據看,在匯率雙向波動預期分化的情況下,供求能都自我匹配。

    “只要沒有單邊預期,沒有恐慌性的拋售,匯率市場都沒有大問題?!惫軡f。此外管濤認為,中國基本面向好,經歷2017年考驗后,政府有能力與條件維護市場穩定。

    管濤指出,短期匯率變化是難以預測的。對國內企業來講,不以炒匯為生,與其去猜測匯率的走勢,還不如安心主業,控制好貨幣錯配的風險,避免在外匯市場裸奔。浮動匯率就會有漲有跌,而匯率不論漲跌均有利有弊,所以,市場應該平常心看待短期外匯市場波動。當然,如果你看好中國經濟,經濟強則貨幣強,長期人民幣會升值。正是在這一市場邏輯下,過去多年來做空人民幣的境內外機構和個人都是虧損的。

    央行退出常態干預

    第一財經記者采訪的多位外匯專家認為,過去幾個月,人民幣的貶值本質是央行退出常態干預,消化了人民幣對內與對外貶值壓力和預期。

    張明表示,在基本面上有貶值壓力的背景下,中國央行前段時間也在順水推舟,讓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有明顯的貶值,由此可以讓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的有效匯率基本穩定住,甚至略微貶值。

    中國人民銀行參事、原調查統計司司長盛松成指出,今年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呈雙向波動,因此,不應對人民幣貶值作過度的解讀,更不能認為是央行主動引導人民幣匯率的貶值。

    管濤指出,目前人們對人民幣未來預期基本穩定,也沒有出現較大的資本外逃。

    值得注意的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最新發布的《對外部門報告》(ESR,下稱《報告》)中提及,2017年中國外部失衡問題大幅改善,人民幣匯率與基本面和理想政策所隱含的匯率基本一致,外匯儲備充足且規模接近最優上限,同時也建議匯率的彈性應該進一步提升。

    《報告》指出,2017年中國外匯儲備增加1290億美元,近兩年中國實際外匯儲備規模越來越接近于最優規模上限。同時,得益于國內外條件改善,以及合理的資本流動管理,中國資本流動逐步逆轉。IMF指出,2017年中國資本賬戶凈流出820億美元,低于2015年創紀錄的6470億美元和2016年的6660億美元。


    人民幣對美元三月間貶值超7% 壓力釋放央行退出常態干預|資金管理網
    關鍵詞: 人民幣 美元 貶值超7% 央行退出常態干預
    評論(0)
    熟女av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