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p id="oeoao">
<optgroup id="oeoao"><code id="oeoao"></code></optgroup><dd id="oeoao"></dd>
  • <xmp id="oeoao"><nav id="oeoao"></nav>

    當前位置:首頁 > 外匯市場 > 官方動態

    巴基斯坦擬再向IMF求援 “強美元之殤”何時休

    • 2018年07月31日 09:05
    • 收藏:

    盡管新興市場在強美元下已經跌了近4個月,但情況并沒有好轉的跡象。近期,外儲跌至三年半低位、一年貨幣貶值近20%的巴基斯坦陷入經濟危局,為避免債務危機,巴基斯坦政府擬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求援,據悉救援資金規?;蚋哌_120億美元。

    中國資金管理網7月31日綜合報道,巴基斯坦的窘境是全體新興市場的一個縮影。根據第一財經記者統計,年初至今,截至7月30日18:00,在新興市場貨幣中,阿根廷比索跌幅居首,跌幅高達31.854%;土耳其里拉排名第二,跌幅高達22.205%;巴西雷亞爾跌幅也高達10.75%,之后依次為俄羅斯盧布(-10.75%)、印度盧比(-6.951%)、菲律賓比索(-6.285%)、匈牙利福林(-6.192%)、南非蘭特(-6.118%)、印尼盧比(-5.955%)、韓元(-4.725%)、人民幣(-4.627%)。

    眼下,美元多頭顯現疲態,美元指數幾度沖擊95失利,機構的各項模型也暗示美元上行空間受到抑制,但地緣政治的不確定性和新興市場的自身脆弱性仍然導致美元受到資本青睞?!霸?月美元快速走強后,新興市場倍受打擊,尤其是油價和美元罕見地同步走強,對于新興市場的原油進口國家而言,無疑是雙重打擊。此外,隨著美聯儲不斷加息,持有美元還存在較高的利差優勢,外加地緣政治不確定性仍存,美元的避險價值凸顯?!必惾R德(BlackRock)全球首席投資策略師董立文(Richard Turnill)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巴基斯坦擬13度求援IMF

    據悉,巴基斯坦正在制定向IMF尋求該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救助計劃,財政部高級官員將在新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就職后向他提交這一選擇方案。

    一位政府顧問對外媒表示:“我們處境艱難,需要幫助。沒有IMF的援助,我無法想象我們能夠度過難關。這位顧問表示,巴基斯坦可能需要100億至120億美元的貸款,這是該機構上一次于2013年向該國提供的53億美元貸款的兩倍,也將是IMF第13次向巴基斯坦提供救助?!?/p>

    然而,IMF提供任何貸款都會要求巴基斯坦限制公共支出,這一限制將使伊姆蘭?汗難以兌現他一些競選承諾。在競選期間,伊姆蘭?汗承諾將投入公共資金,為全民提供醫療服務、對學校進行升級,以及擴大社會安全網。

    然而,在國內情況風雨飄搖之際,一切都只能退而求其次。近幾個月,由于油價上漲推高了進口成本,而出口繼續滯后,巴基斯坦外儲急劇下降,今年以來,巴基斯坦外儲累計下滑22%,處于三年半低位。根據7月20日公布的最新數據,巴基斯坦國家銀行的外匯儲備僅為90億美元,甚至不足以支付兩個月的進口。

    由于美元外匯儲備短缺,今年1月,巴基斯坦曾批準在與中國的雙邊貿易中使用人民幣結算來緩解美元儲備持續下降的風險,然而外儲下降的壓力并未減弱。此外,今年以來,巴基斯坦貨幣盧比對美元累計貶值14%,一年來貶值幅度超過20%,經常賬赤字同期擴大42%至180億美元。外債在巴基斯坦的名義GDP中占比也達到了30%。

    外部風險的加劇,令穆迪近日將巴基斯坦的評級展望由“穩定”下調至“負面”,意味著未來有下調主權信用評級的可能。穆迪目前對巴基斯坦的主權評級為B3,屬投機級(垃圾級),信用風險較高。這也是巴基斯坦不得不向IMF求援的原因,盡管IMF救助的條件歷來較為嚴苛。

    “強美元之殤”持續

    早在巴基斯坦前,上一個向IMF申請救援的新興市場國家是阿根廷。阿根廷在6月7月與IMF簽署協議,議定36個月期的500億美元融資。自那以來,市場一直在推測下一個“倒下”的新興市場國家會是誰,土耳其、剛果、巴基斯坦都被認為是繼續救援的國家。

    截至北京時間7月30日18:00,美元指數報94.45,較年內最低點的88.2上漲近7%。盡管近期美元指數漲幅停滯,但不確定性所帶來的避險情緒仍然使新興市場難以復蘇,強美元對于新興市場的資本市場、跨境銀行、實體投資構成了全方位影響。

    國際清算銀行(BIS)經濟顧問與研究部門負責人申鉉松此前就對記者表示,美元強弱程度與跨境銀行資金流呈反比,也與實體投資(即公司資本開支)呈反比,即美元貶值時,非美國家更傾向于舉借更多美元債務,而站在債權人(銀行)的角度,借債人這時信用資質更好,這也創造了更多延長授信的空間;而美元升值時,跨境銀行美元計價借貸就會萎縮。同時,跨境銀行美元計價借貸與新興市場實體投資呈正相關性,即美元的走強也會導致實體投資下降。

    究竟“強美元之殤”何時休?有機構觀察到,近期利率和股市的波動率處于低位,如果這一情況持續,可能會看到投資者開始重新回到新興市場。也有多位交易員對記者表示,最近看到墨西哥比索在選舉后出現復蘇,美元對墨西哥比索從6月15日近21.0的本年度高點朝著18.50下跌。關鍵問題是,在過去3個月中,新興市場貨幣大幅下跌后,投資者應該如何看待當前估值。

    有外資行交易員對記者表示,乍一看,新興市場現在估值誘人。新興市場股票在遠期市盈率基礎上與其發達市場同業相比折讓26%?,F在,新興市場實際收益率與發達市場利差達到近十年內最寬水平(超過300基點)。新興市場本幣(LCY)債務似乎提供幾年內最具吸引力的收益率,但是必須要避免陷阱。

    渣打銀行認為,從外匯對沖收益率和實際收益率兩方面來看,俄羅斯、南非和哥倫比亞是基于這兩個指標,能提供有吸引力的估值并保持相對美債有合理利差的少數幾個市場。此外,從歷史情況來看,盡管土耳其、印尼和墨西哥在風險情緒開始改善時會吸引投資者回流,但一旦考慮到對沖外匯風險的成本,這些市場就會失去吸引力。


    巴基斯坦擬再向IMF求援 “強美元之殤”何時休|資金管理網
    關鍵詞: 巴基斯坦 IMF 強美元 外儲
    評論(0)
    熟女av影音